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文/憨豆不憨
题目的两句词,大家耳熟能详,是公元一零七六年东坡先生三十九岁时中秋夜所做,用以寄兴遣怀,怀的正是他的弟弟苏辙。

中学时学到这两句,只觉得文字浅显,读来朗朗上口,颇有些与太白的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相仿佛,但其中的深味,在那个“少年不知愁滋味”的年纪,是无论如何品味不出来的。

年岁既长,披着中年人的皮囊再来读这首《水调歌头•明月几时有》,再来品结尾的这两句词,真是感慨万千,唏嘘不已。

首先是兄弟情深,作为五伦之一的兄友弟恭,苏轼和苏辙为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。东坡表达了自己的美好心愿,希望自己和弟弟都能健康长寿,这样即便中秋天各一方,不能见面,共同举杯邀月,遥寄一份相思,也属不错。

但只要再细细品,就会发现东坡这两句词背后所透出的无奈与怅廖,那便是对父母亲的无限思念与感怀。

“但愿人长久”,可天却好像总是不遂人愿。至亲已不在,谁人共婵娟!

东坡作这首词时,年三十九,正值宦游密州(今山东省诸城市),时任太守。

这一年距离他的父亲苏洵去世已经十年,母亲程氏更是二十年有整。一个人不管年纪几何,宦游在外,逢年过节,最思念的不过父母妻儿。如今,东坡虽有妻儿相伴,却无高堂在坐,天伦之乐的拼图总是少了一块。东坡“欢饮达旦”的同时,又有多少借酒浇愁的意味呢。

……

“爸爸,供样完月亮爷,我就可以吃月饼了吧。”大宝指着供桌上的月饼,一边嘴角挂着口水,满脸期待的看着我问。

“是的,月亮爷享用完了,我们就可以吃了。”

供样月亮爷是家乡过中秋的习俗之一,从小到大,操持这一习俗的都是母亲。每逢中秋之夜,母亲会挑选上好的、没有伤痕的水果和月饼,摆放在一个盘子里,放到院子的供桌上。月光下澈,洒满供盘。小小的我眼睛都不眨一下,要看月亮爷怎么个吃法。

“妈妈,苹果、葡萄和月饼一个都没少,月亮爷不喜欢吃?”

“喜欢~他老人家吃了我们的,又还了一份一模一样的给我们。”

我看看天上的月亮,再看看桌上的水果和月饼,心里想月亮爷真是个好人,便对着他老人家拜了拜,又跪下磕了头。

接着母亲会将供桌搬进来,我们一家人便开始分吃,供样过月亮爷的水果和月饼,我吃在嘴里都觉得格外得甜。

耳濡目染,我虽身在外地,但乡俗不能丢。中秋,我也会摆供桌,供样好心的月亮爷。大宝不仅在看,也在忙着摆水果和月饼,就像当初小小的我,也会帮着母亲。

“爸爸,月亮爷还给我们的月饼比我们原先的还要好吃。”大宝边吃着他最喜欢的广式蛋黄莲蓉,边对我赞道。

吃完了,他吵着闹着还要再吃一个。

广式的这款月饼虽然好吃,在我内心深处,还是觉得家乡的月饼要来得更有特色和韵味。

记忆里,家乡的月饼外形像一个小馒头,最中心的地方还会点上一点红。馅料只有一种五仁的,顾名思义包含五种果仁:花生、瓜子、芝麻、杏仁和核桃,还掺杂了青红丝。不过,现在的五仁月饼已经很少看得到这一绿一红的丝状物什了。

县城很小,父亲买回来的刚出炉的新鲜月饼仍热气腾腾。外皮烤得金黄嘣脆,拿在手上还有些烫手,小心翼翼地咬上一口,在已经颇有些寒意的中秋时节,暖入心脾。

我一直只吃这种五仁月饼,直到上了大学。在外面,我才知道,原来有这么多不同馅的月饼。但外皮都是冷冰冰的,没有家乡的月饼那种暖到心里的热乎劲儿。

回头想想,有时候,只知道一种、只吃一种东西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就像我的母亲,一辈子只待在家乡,只看家乡的风景,只吃家乡的月饼,简简单单做人,明明白白做事。知道的太多、能吃的太多,人反而会找不到自己。

中秋假期结束返校,母亲会为我准备一大包月饼,说下晚自习饿了就吃。我不仅听母亲的话,还把她的话发扬光大。

那时,我们家的条件并不好,我在市里读高中,姐姐又在省城读大学,家里同时供两个学生,压力一下大了好多。母亲开始张罗一家小卖部,我便下定决心也要帮着减轻家里的负担。所以,我不光晚自习后吃,早餐和晚餐那两顿我也只吃月饼。一口月饼,一口方便面的调料水,又甜又咸的,就这样吃了一个多月。

过年回到家,母亲问我怎么瘦了这么多,我把省下的几百元伙食费交到母亲手里,母亲便不再说什么,眼睛红红的。我安慰母亲说我喜欢吃咱的月饼,就着方便面调料水,别有一番滋味。

高中三年,对我而言,家乡的月饼是浓重的一笔。它不仅浸满浓浓的乡情,更有母亲的关怀和我在外求学的孤寂与拼搏。

如今,我已经看不到母亲摆放供桌和供盘的身影,也看不到她边吃着家乡月饼、边盘腿坐在床上看连续剧的温馨场面。

此刻,在国庆假期和中秋佳节,我无限柔情地看着大宝在面前跑来跑去得玩,又满满爱意地抱着二宝踱来踱去。

三十年前,母亲不也一样抱着我,而姐姐正在院子里跑来跑去。

今年是公元二零一七年,五十九年后的今天,也就是东坡先生的这篇作品问世一千年的时候,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仍健在。

我希望自己依然健在。那时,我将是个百岁老人,再来读这首词,不知又将品出怎样的人生况味。

我希望自己“人长久”的另一层意思是,我深深地知道,我在与不在,不仅关乎自己是否健康长寿,更关乎子女的福祉。

我在,哪怕孩子们不在身边,当他们举头望着那轮明月的时候,他们知道我也在望着同一轮明月。


转自简书APP

Published by

Honyu

和有情人,做快乐事,别问是劫是缘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