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说

结婚那天,我从兜里拿出了一枚精心包装的戒指戴向了她的无名指。她皱了皱眉,略带嫌弃的说道:款式这么旧,是你的眼光不行还是你根本就不在意?我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:因为这戒指是很多年前买的,一直没有机会亲手给你戴上。她听后幸福的笑了,然后在我脸上吻了一下,伏在我耳边轻声说道:我就喜欢你这样的,买不起钻戒还能一本正经的装逼。 Continue reading 闲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