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文/憨豆不憨
题目的两句词,大家耳熟能详,是公元一零七六年东坡先生三十九岁时中秋夜所做,用以寄兴遣怀,怀的正是他的弟弟苏辙。

中学时学到这两句,只觉得文字浅显,读来朗朗上口,颇有些与太白的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相仿佛,但其中的深味,在那个“少年不知愁滋味”的年纪,是无论如何品味不出来的。 Continue reading 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