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一种工作是不委屈的。

邋遢了一个月,猛然醒悟。

愿你在追忆中拭去心伤,心怀感恩继续前行。

否极泰来。

闲说

结婚那天,我从兜里拿出了一枚精心包装的戒指戴向了她的无名指。她皱了皱眉,略带嫌弃的说道:款式这么旧,是你的眼光不行还是你根本就不在意?我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:因…